探访烈士陵园 追寻红色印记

发布日期:2021-09-13 23:25   来源:未知   

  丹心碧血英名垂史册,松水白山烈士耀江城。日前,江城日报社庆祝建党百年提升“四力”全媒体大型主题报道第20小分队记者一行,冒雨来到吉林市革命烈士纪念馆参观采访。

  在市革命烈士陵园管理中心副主任邹影春的带领下,记者们参观了魏拯民纪念馆、抗联英烈展厅、江城英烈展厅。魏拯民纪念馆是抗日名将魏拯民烈士的专馆,事迹展分“求索与成长”、“奔赴抗日前线”、“转战长白山”、“丹心映山红”四个部分;抗联英烈展厅陈展了16位出生或牺牲或战斗在吉林大地上的抗联将士的事迹;江城英烈展厅陈展了12位在解放吉林、抗美援朝、建设吉林及和平年代献出宝贵生命的革命烈士的事迹。

  通过聆听讲解,参观老照片、烈士遗物,记者们重温了一段段鲜活、感人的历史:魏拯民、张玉珩、李世超、李红光、陈鸽、关喜志……每一个响亮的名字背后,都有着舍生忘死、惊心动魄的光辉事迹。他们所展现的精神,穿越时空却历久弥新,使记者们受到了庄严的精神洗礼。

  缅怀英烈,最好的方式就是传承。记者们表示,将铭记烈士事迹,赓续烈士精神,牢记初心使命,进一步提升“四力”,践行党媒新闻工作者的责任与担当。

  他们始终以人民为中心,秉承人民至上的理念,把“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使命,镌刻在白山松水的百年历史长卷上……

  在国家和民族遭受危难的时刻,以杨靖宇、赵尚志、周保中、李兆麟、魏拯民等为代表的无数英雄,穿行于白山黑水间,用鲜血和生命,同日本侵略者展开长达14年艰苦卓绝、气壮山河的英勇斗争。

  山河已无恙,永不忘英贤。在吉林这片热土上牺牲的很多烈士,后来都被安葬在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

  始建于1954年的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分革命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纪念塔、革命烈士纪念馆三部分。

  走进吉林市革命烈士纪念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在白山黑水间映衬着的大型雕像,这位面容清瘦、铁骨铮铮的汉子,就是中共吉林省历史上第一位省委书记,抗战时期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政治部主任、副总司令,抗日名将杨靖宇将军的亲密战友——魏拯民烈士。

  魏拯民原名关有维,他用母亲的姓给自己化名为魏拯民,以示救国的决心。在风云激荡的岁月,他把自己的青春、理想,和祖国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与敌人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1941年1月20日病逝于桦甸县夹皮沟东部密营,年仅32岁。

  人民不会忘记这位伟大的英雄。抗战胜利后,党和政府多次派人到深山密林中寻找烈士的遗骨, 终于在1961年10月23日找到并于原地重新安葬。1995年,市委、市政府在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修建魏拯民纪念馆,宣传烈士事迹,免费对外开放。2000年9月,魏拯民的遗骨迁入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

  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管理中心副主任邹影春饱含崇敬之情地向我们介绍,魏拯民不仅是一位优秀的高级军事指挥员,更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工作者。他时刻激励身边同志,曾经说过:“人在世间为人,总得有为国为民的志气,不得遇事坐视旁观,采取毫不关心的态度。”朴实的话语,生动诠释了中国人的初心和使命: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不论抗联英烈展厅展出的张玉珩、宋铁岩、李东光等16位烈士,还是江城英烈展厅展出的郑墉、王景洲、关喜志等12位烈士,以及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内安葬的150多位烈士……坚定的理想信念、香港十不中最准网,高尚的爱国情操、伟大的牺牲精神,任山河巨变、时代变迁,东北抗联精神始终深深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吉林人乃至中国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掀开了中华民族历史崭新的一页: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但国家需要建设,人民需要守护,仍不免有流血牺牲。孙桂芝,吉林第一化工厂年仅19岁的女工,为保护国家财产牺牲生命;公安民警陈鸽,在公交车上用血肉之躯挡住罪犯拉响的手榴弹,成为黄继光式的英雄;消防战士任大伟在工厂救火时为保护战友献出年轻的生命。还有在抗洪救灾中壮烈牺牲、被追授“模范指挥员”荣誉称号的某集团军工兵团参谋长关喜志,面对果断处置、舍生忘死的中国驻马里共和国维和战士申亮亮……

  我们崇尚英雄,不仅因为英雄引领了历史车轮的前进,更因为英雄身上闪耀的精神光芒,可以穿过岁月、映照未来,形成伟大中华民族的精神谱系。

  在缅怀中铭刻信仰记忆,在传承中赓续红色血脉。每年的烈士纪念日,市委、市政府都举行隆重的向革命烈士敬献花篮仪式,开展公祭活动,铭记烈士的卓越功勋。

  每一次鞠躬都是一种唤醒,每一次瞻仰都是一种建构,将先烈的精神内化于心,在丰饶的精神土壤中汲取前行的力量。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市革命烈士陵园魏拯民纪念馆内,有一座大型复原景观“东北抗联长白密营”——隆冬时节,深山密林,抗联将士在这里艰苦生活,时刻准备着出发,与敌人战斗。景观中心位置的两位站立者,是亲密的战友杨靖宇和魏拯民。

  在“密营”前,市革命烈士陵园管理中心副主任邹影春为记者们讲述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杨靖宇和魏拯民互换礼物的故事。

  1936年6月下旬,魏拯民率部与杨靖宇的部队在金川县会师。战友重逢,分外高兴。魏拯民将一本《宣言》赠给杨靖宇,杨靖宇把一支崭新的手枪回赠给魏拯民。魏拯民刚想推辞,杨靖宇握住他的手说:“您送我马克思主义,我送您杀敌武器!”面对强大的敌人,面对艰难的生存环境,两位英雄依然保持着高昂的革命乐观主义情绪和温暖的战友情谊。

  一天上午,一位穿着整齐的旧式军装、胸前戴着军功章的耄耋老人,步履蹒跚地来到魏拯民纪念馆,表情肃穆地参观了每一个展台,然后将带来的一瓶酒洒在纪念馆内魏拯民戎装塑像前。老人说:“我是一个退伍老兵。现在的生活太好了,我们活着的人可不能忘记这些为国捐躯的烈士啊!”

  魏拯民(1909年-1941年),山西省屯留县人,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吉林省第一任省委书记,杨靖宇将军的亲密战友。

  杨靖宇牺牲后,魏拯民接替杨靖宇,统帅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取得多次重大的战斗胜利。艰苦的环境、频繁的战斗,使魏拯民患上严重的胃病和心脏病。1941年1月20日,因病去世。由于叛徒出卖,日军来到密营地扒出烈士遗体,割下头颅请功。后来,战友和老乡们将魏拯民残留的遗骨埋在密营旁的松树下。

  魏拯民是深谋远虑的军事指挥员,更是难得的政治工作领导者。他认为,革命运动是群众运动,若没有群众参加,革命是不能取得最后胜利的。他把部队置于党的领导之下,强调党是生命线。

  “我虽没见过长白山,没见过松花江,可我一闭上眼睛,就像看到那里到处是烟灰,到处是血迹。我立刻想到那里去,拿起武器,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魏拯民

  张玉珩(1901年-1935年),河南省信阳人,吉林地区党组织和磐石游击队创始人之一。出身富裕家庭的他,不恋荣华,投身革命,一生对党和革命忠贞不渝。

  1929年春,张玉珩被派到吉林市工作。他以东局子兵工厂职员身份作掩护,从事革命工作,先后在多地建立党支部或党小组。1932年2月,到磐石中心县任组织部长,负责组建磐石游击队。

  1935年5月,张玉珩被派到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任政治部主任。这年夏季,日本侵略军对第三军根据地进行围剿。第三军主力撤离。张玉珩率领一小部分战士在根据地山区继续坚持斗争。8月,张玉珩和战士们在珠河县娄家窝棚与日军遭遇。在激战中,张玉珩英勇牺牲。

  “父老兄弟姐妹们,我们是中国人,今天在这里同大家见面了!我们号召大家团结起来,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东三省!我们不能在日本鬼子的铁蹄下当奴隶……”——张玉珩

  李红光(1910年-1935年),朝鲜京畿道人,1919年来到中国,1926年在吉林省伊通县定居,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兼政委。

  1931年,李红光被选为中共磐石中心县委委员,成为党在这一地区的领导骨干。1933年1月,李红光任南满游击队教导队政委,追随杨靖宇转战南满根据地。

  1935年5月,李红光奉命到桓仁训练骑兵。他得知日本人在附近有许多马匹,便率部队攻破日本人的木场子,获取80多匹战马。返回途中,他们与附近的200多名日军遭遇。激战中,李红光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杨靖宇听到噩耗后,悲痛欲绝,说我军失去一位“难得的将才”。

  郑墉(1920年-1947年),吉林市人,第一任吉林市委组织部部长,为党在吉林市的创建、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1943年5月,郑墉从延安抗大毕业,被党派回吉林市从事革命工作。在郑墉的祖母和婶婶支持下,郑家大院成为中共吉林特别支部的活动中心。郑墉组织创办《前进报》,宣传、八路军在关内抗战的事迹。1945年10月,他组织出版吉林《人民日报》。郑墉注重在斗争实践中发展、培养党员干部,使党在吉林市各部门都有领导骨干,为我党后来完全控制吉林市局势奠定组织基础。

  1947年7月20日,郑墉从桦甸夹皮沟赶往磐石执行任务,在红石砬子渡江时遇到暴雨,所乘木船触礁翻沉,郑墉落水牺牲。

  范啸谷(1912年-1948年),云南昭通人,曾任驻吉林市第60军中校副团长,1939年开始接受我党培养。1946年10月,在我军处境极为困难的紧要关头,受过高等军事教育、在军队仕途如日中天的范啸谷,毅然加入中国。

  范啸谷所在的军队占据丰满水电站后,准备在弃守吉林市时,炸毁水电站和堤坝。范啸谷两次把的破坏活动及时汇报给地下党,为保护丰满水电站做了大量鲜为人知的工作。电影《兵临城下》中那位为保护丰满水电站而献身的中校军官,就是以范啸谷为原型创作的艺术形象。

  1948年1月25日凌晨,范啸谷奉命随队执行任务,意外中弹牺牲。1949年,范啸谷的灵柩移葬吉林北山北侧,立“员范啸谷墓”碑石。

  王景洲(1929年-1951年),磐石县烟筒山镇人。1949年参加工作,在磐石车站当站务员。朝鲜战争爆发后,王景洲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铁路援朝大队,首批跨过鸭绿江,任新成川车站车号员。1951年3月2日黎明,为避免弹药车遭敌机轰炸,王景洲和战友们将弹药车推进山洞隐蔽。当推到第8辆车时,敌机出现了。面对敌机的轰炸、扫射,王景洲和一个战友全力推着那辆车。但弹药车溜坡的惯性太大,眼看要与刚推进山洞的7辆车相撞引发爆炸。危急时刻,王景洲用力推开战友,手拿撬棍插在车轮下边,仍抵不住,就用整个身体死死地顶住撬棍,终于挡住下滑的车辆,避免了事故的发生。王景洲当场壮烈牺牲,时年22岁。

  孙桂芝(1940年-1959年),吉林市人。1958年11月12日,化工工人孙桂芝加入共青团。这一天 ,她在日记中写下理想:“我最大的愿望,是要争取加入中国,做一名光荣的员。”

  1959年5月20日凌晨4点钟,按照操作规程孙桂芝检验反应液加热情况,并开始起料。当起第二瓶料时,由于突发意外,瓶底脱落,260度的萘乙酸倾泻而出引发熊熊大火。此时车间走廊堆放着4吨易燃易爆的化学药品“精萘”,一旦引爆后果不堪设想。孙桂芝奋不顾身扑上去,用手搂起炉台上灼热的沙子,压向燃烧的炉台……工人们赶来扑灭了烈火。孙桂芝身上烧伤面积达77.5%,醒来后第一句话就问:“火扑灭了没有?”“生产任务能不能完成?”经抢救无效,19岁的孙桂芝献出宝贵生命。

  “我死了,你们不要为我难过,别想我,回厂后好好团结同志,听党的话,搞好工作。”——孙桂芝

  陈鸽(1958年-1984年),吉林市人,澳门49码开奖直播管家婆,1983年考入警校,毕业后分配到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

  1984年2月28日下午,26岁的陈鸽接到命令,赶到江北大桥堵截身带两枚手榴弹的2·27特大爆炸杀人案嫌犯。19点35分,一辆4路车停在江北大桥南端接受检查,陈鸽与一名民警上车。车内挤满乘客,陈鸽发现有两人惊慌向乘客群挤去,迅速向他们靠拢。嫌犯发现被追捕,惊慌失措地拉掉手榴弹拉环。千钧一发之际,陈鸽与嫌犯紧紧抱在一起,用血肉之躯挡住弹片,英勇牺牲。全车40多名乘客除一人轻伤外,其余均安然无恙。当天,陈鸽刚刚转正成为一名人民警察。陈鸽牺牲后,被追授为“全国公安战线一级英雄模范”称号,并被命名为“黄继光式的英雄民警”。

  申亮亮(1987年-2016年),河南温县人。2005年12月入伍,2007年10月加入中国,原沈阳军区第十六集团军工兵团道路桥梁二营班长,上士军衔。2016年5月参加中国第四批赴马里维和任务。北京时间2016年6月1日,中国驻马里共和国维和部队遭遇。一辆载有500多公斤炸药的汽车向维和部队营区驶来,要强行闯入。负责营区2号岗哨警戒执勤任务的申亮亮立即发出预警信号,指挥战友向目标射击。在爆炸瞬间将战友推离,用生命中的最后37秒换回部队其他人员的平安,最大程度将部队损失降到最低。

  2019年9月17日,国家主席习签署主席令,授予申亮亮“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